太平洋「塑膠濃湯」 魚吃下肚…

張貼者:2012年1月30日 下午7:40吳明洋


【聯合報╱記者鄭朝陽/台北報導】
2012.01.30 02:53 am
 

曾擔任海洋保育專員的廖敏惠,航行三千公里,帶回汙染海洋的細碎塑膠垃圾。
記者鄭朝陽/攝影「你我丟棄的塑膠垃圾,可能已漂流到大洋裡熬成『塑膠濃湯』了。」曾任荒野保護協會海洋保育專員的廖敏惠按著滑鼠,螢幕上秀出一張張實地拍攝的北太平洋垃圾渦流區影像,說出你我不願面對的真相:人們製造的塑膠垃圾,出現在最遙遠的海洋生物棲息地,正威脅海洋生態和人類健康。
去年七月廖敏惠獲Keep Walking圓夢計畫資助,成為台灣第一位前進北太平洋探索「垃圾渦流區」的先行者。

她和來自七個國家的十二位環保人士,搭乘動力帆船從夏威夷出發,抱著好奇心往北航行三千公里,帶回來的卻是對塑膠垃圾氾濫的震驚。她巡迴全台演講,呼籲大家「為了環境,也為了你我和下一代的健康,請改變生活習慣,儘可能『戒塑膠』」。

廖敏惠說,一望無際的蔚藍海洋,海面上看不到垃圾,但經隨行科學家指導用拖網在海面拖行十分鐘,「天哪,怎麼都是塑膠碎片!」廖敏惠用玻璃瓶封存其中的極少部分,作為真實見證。

「數以億兆計的塑膠碎片小如浮游生物,體積大一點的則沉入海底。」廖敏惠說,廣大的海域無風、日照強烈,塑膠製品因此崩解細碎,堆積在海面十公尺處,估計數量是浮游生物的六倍,至少有數百萬噸,「好像熬成超大鍋的『塑膠濃湯』」。

廖敏惠表示,「濃湯區」的範圍太大,清除是不可能的任務,嚴重衝擊海洋生態,眾多魚類一張口就連同塑膠垃圾吃下肚,「大魚吃小魚,人們再捕魚來吃,塑膠之毒終究回到人身上」。

廖敏惠也展示國際攝影家在垃圾渦流區的小島上拍到的驚悚畫面,眾多信天翁雛鳥不明就裡死亡,從殘骸發現,牠們的胃裡竟有打火機、鈕扣、可樂及礦泉水的瓶蓋,許多無故死亡的海龜、海豚也都有相同的遭遇。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鄭明修指出,垃圾渦流區的塑毒對人類不會有立即的影響,但有慢性中毒的風險,「最可怕的是影響下一代最深」。他認為,讓垃圾渦流區不再擴大、惡化,最好的方法就是從改變生活習慣做起,少用塑膠製品,即使不得已要用,也要做好回收。







<Kyoto Protocol>氣候變化談判,走過風雲變幻20年 氣候變化談判歷程和南非德班氣候大會展望

張貼者:2011年12月5日 下午7:33吳明洋   [ 已更新 2011年12月5日 下午7:33 ]

氣候變化是人類面臨的嚴峻挑戰,必須各國共同應對。自1992年《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誕生以來,各國圍繞應對氣候變化進行了一系列談判,這些談判表面上是為了應對氣候變暖,本質上還是各國經濟利益和發展空間的角逐。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評估結果表明:全球氣候正在變暖,而導致變暖的原因主要是人類燃燒化石能源和毀林開荒等行為向大氣排放大量溫室氣體,導致大氣溫室氣體濃度升高,加劇溫室效應的結果。據美國國家大氣和海洋管理局(NOAA)最新報告,全球大氣中二氧化碳平均濃度已由工業革命前的280ppm(ppm:百萬分之一)左右升高到了2010年的389ppm。

氣候談判走過風雲變幻20年

  從1992年啟動氣候談判以來,氣候談判總體呈現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兩大陣營對立的格局,這種格局目前尚未發生重大變化。但與此同時,全球溫室氣體排放格局卻發生了相當大的變化。根據國際能源署的相關報告,1990年全球化石能源總排放約為201億噸二氧化碳當量,其中,發達國家佔68%,發展中國家佔32%;2008年全球化石能源總排放為284億噸二氧化碳當量,其中,發達國家佔51%,發展中國家佔49%。從國別看,到2000年,25個主要排放國排放量約佔全球總排放量的83%,其中,美國、中國、歐盟、印度、俄羅斯合計約佔全球總排放量的60%。中國在1992年的排放量約佔全球的11%,2008年則佔全球的23%,位居世界第一。從排放趨勢看,發達國家歷史排放量多,當前和未來排放量總體呈下降趨勢;發展中國家歷史排放量少、當前和未來呈增加趨勢。全球排放格局的變化,在很大程度上導致了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在誰先減排、減多少、怎樣減,以及如何提供資金、提供氣候友好型技術支持發展中國家減緩等問題上,展開了激烈爭論,短期內很難達成一致,並進一步導致了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兩大陣營內部談判力量的分化組合。

1992年《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誕生

  為了促使各國共同應對氣候變暖,在1990年IPCC發布了第一次氣候變化評估報告後不久,1990年12月21日,第45屆聯合國大會通過第212號決議,決定設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政府間談判委員會。這個委員會成立後共舉行了6次談判,1992年5月9日在紐約通過了《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簡稱《公約》),同年6月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召開的首屆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大會上,提交參會各國簽署。1994年3月21日《公約》正式生效。

  《公約》的主要目標是控制大氣溫室氣體濃度升高,防止由此導致的對自然和人類生態系統帶來的不利影響。《公約》還根據大氣中溫室氣體濃度升高主要是發達國家早先排放的結果這一事實,明確規定了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負有“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即各締約方都有義務採取行動應對氣候變暖,但發達國家對此負有歷史和現實責任,應承擔更多義務;而發展中國家首要任務是發展經濟、消除貧困。

1997年通過了《京都議定書》

  《公約》雖確定了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的目標,但沒有確定發達國家溫室氣體量化減排指標。為確保《公約》得到有效實施,1995年在德國柏林召開的《公約》第1次締約方大會通過了“柏林授權”,決定通過談判制定一項議定書,主要是確定發達國家2000年後的減排義務和時間表。經過多次談判,1997年底在日本京都通過了《京都議定書》,首次為39個發達國家規定了一期(2008年-2012年)減排目標,即在他們1990年排放量的基礎上平均減少5.2%。同時,為了促使發達國家完成減排目標,還允許發達國家借助三種靈活機制來降低減排成本。此後,各方圍繞如何執行《京都議定書》,又展開了一系列談判,在2001年通過了執行《京都議定書》的一攬子協議,即《馬拉喀什協定》。2005年2月16日《京都議定書》(以下簡稱“議定書”)正式生效。但美國等極少數發達國家以種種理由拒簽議定書。

2005年啟動了議定書二期談判

  由於議定書只規定了發達國家在2008年-2012年期間的減排任務,2012年後如何減排則需要繼續談判。在發展中國家推動下,2005年底在加拿大蒙特利爾召開的《公約》第11次締約方大會暨議定書生效後的第1次締約方會議上,正式啟動了2012年後的議定書二期減排談判,主要是確定2012年後發達國家減排指標和時間表,並建立了議定書二期談判工作組。但歐洲發達國家以美國、中國等主要排放大國未加入議定書減排為由,對議定書二期減排談判態度消極,此後的議定書二期減排談判一直進展緩慢。

2007年確立了“巴厘路線圖”談判

  在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就議定書二期減排談判積極展開的同時,發達國家則積極推動發展中國家參與2012年後的減排。經過艱難談判,2007年底在印尼巴厘島召開的《公約》第13次締約方大會上通過了“巴厘路線圖”,各方同意所有發達國家(包括美國)和所有發展中國家應當根據《公約》的規定,共同開展長期合作,應對氣候變化,重點就減緩、適應、資金、技術轉讓等主要方面進行談判,在2009年底達成一攬子協議,並就此建立了公約長期合作行動談判工作組。自此,氣候談判進入了議定書二期減排談判和公約長期合作行動談判並行的“雙軌制”階段。

2009年底產生了《哥本哈根協議》

  2008年-2009年間,各方在議定書二期減排談判工作組和公約長期合作行動談判工作組下,按照“雙軌制”的談判方式進行了多次艱難談判,但進展緩慢。到2009年底,當100多個國家首腦史無前例地聚集到丹麥哥本哈根參加《公約》第15次締約方大會,期待著簽署一攬子協議時,終因各方在誰先減排、怎麼減、減多少、如何提供資金、轉讓技術等問題上分歧太大,各方沒能就議定書二期減排和“巴厘路線圖”中的主要方面達成一攬子協議,只產生了一個沒有被締約方大會通過的《哥本哈根協議》。《協議》雖然沒有被締約方大會通過、也不具有法律效力,但卻對2010年後的氣候談判進程產生了重要影響,主要體現在發達國家藉此加快了此前由議定書二期減排談判和公約長期合作行動談判並行的“雙軌制”模式合併為一,即“並軌”的步伐。哥本哈根氣候大會雖以失敗告終,但各方仍同意2010年繼續就議定書二期和巴厘路線圖涉及的要素進行談判。

2010年底通過了《坎昆協議》

  《哥本哈根協議》雖然沒有被締約方大會通過,但歐美等發達國家在2010年談判中,則藉此公開提出對發展中國家重新分類,重新解釋“共同但有區別責任”原則,目的是加快推進議定書二期減排談判和公約長期合作行動談判的“並軌”,但遭到發展中國家強烈反對。經過多次談判,在2010年底墨西哥坎昆召開的氣候公約第16次締約方大會上,在玻利維亞強烈反對下,締約方大會最終強行通過了《坎昆協議》。《坎昆協議》匯集了進入“雙軌制”談判以來的主要共識,總體上還是維護了議定書二期減排談判和公約長期合作行動談判並行的“雙軌制”談判方式,增強國際社會對聯合國多邊談判機制的信心,同意2011年就議定書二期和巴厘路線圖所涉要素中未達成共識的部分繼續談判,但《坎昆協議》針對議定書二期減排談判和公約長期合作行動談判所做決定的內容明顯不平衡。發展中國家推進議定書二期減排談判的難度明顯加大,發達國家推進“並軌”的步伐明顯加快。

林業議題人心所向眾望所歸

  近年來,氣候談判中的林業議題備受國際社會關注。這是因為各國普遍認識到,林業不僅是減緩氣候變暖的重要手段,也是適應氣候變化的重要措施。各國都希望充分發揮林業在減緩氣候變化中的作用,拓展發展空間,降低工業減排壓力,推進林業可持續發展,這有利於各方就林業議題達成共識。林業議題談判是氣候談判總體進程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因各方在氣候談判中追求的總體目標存在差異,各國國情、林情差別大,林業牽涉的社會問題多,監測森林碳儲量變化等技術方法存在難點,林業議題談判也並不容易達成一致。

  氣候談判中目前涉及的林業議題主要有:土地利用、土地利用變化和林業議題,減少發展中國家毀林排放等行動的激勵政策和機制,以及相關的技術方法議題。

土地利用、土地利用變化和林業議題

  這個議題是議定書二期減排談判中的一個技術性很強的談判議題,是發達國家要求談判的議題。發達國家認為,現行核算土地利用、土地利用變化和林業活動碳源/碳彙的技術規則不合理,限制了他們利用“土地利用、土地利用變化和林業活動”的減排潛力,主張大幅度修改現行核算規則。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圍繞是否需要修改、如何修改這些核算規則進行了多次談判。2010年底坎昆氣候大會期間,該議題談判取得了一定進展,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同意,在議定書二期減排中,應繼續核算造林、再造林、毀林、森林管理、農田管理、草地管理活動的碳源/碳匯變化,與這些活動相關的定義、核算原則應該和現行規則中的規定保持一致;同時,要求發達國家對其提出的森林管理等活動相關的新的核算方法做出詳細說明後,在2011年繼續就相關問題進行談判​​。

減少發展中國家毀林排放等行動的激勵政策和機制議題

  這是在氣候公約第11次締約方大會期間,根據巴布亞新幾內亞和哥斯達黎加提議而確立的談判議題,但最初談判時主要涉及如何採取行動,以減少發展中國家毀林活動導致的碳排放。經過2006年-2007年的談判,在2007年底印度尼西亞巴厘島召開的氣候公約第13次締約方大會期間,在非洲集團、中國和印度的強烈要求下,該議題討論的林業活動範圍由早先僅關注減少發展中國家毀林活動導致的碳排放,開始被擴展到包括減少發展中國家森林退化導致的碳排放,以及保護森林、可持續經營森林、增加森林碳彙的活動。同時,該議題也被納入“巴厘路線圖”,成為“巴厘路線圖”談判的重要內容之一,談判重點是討論如何建立有效的激勵機制,支持發展中國家採取行動,減少森林碳排放和增加森林碳吸收。

  2010年底通過的《坎昆協議》就該議題形成了決定,明確了減少發展中國家毀林排放等行動的具體範圍、行動原則,發達國家同意為發展中國家製定減少發展中國家毀林排放等行動的國家戰略或行動計劃、開展相關能力建設和實施試點項目等提供資金支持。但各方沒有就如何為發展中國家全面、有效實施減少發展中國家毀林排放等行動提供長期資金支持,以及相關的技術方法達成一致,同意在2011年就長期資金和相關的技術方法問題繼續談判,期望在今年底南非德班召開的氣候公約第17次締約方大會上達成共識。

減少發展中國家毀林排放等行動相關的技術方法議題

  根據2010年底通過的《坎昆協議》的決定,2011年各方要就實施減少發展中國家毀林排放等行動相關的技術方法問題進行討論,具體包括如何評估、監測發展中國家實施減少森林碳排放和增加森林碳吸收行動的實際效果,以及在發展中國家實施減少森林碳排放和增加森林碳吸收行動過程中,如何保障林區當地人公平參與行動和從中獲益的權利,如何促進生物多樣性保護等。

德班氣候大會激烈的角逐即將上演

  目前,氣候談判總體已陷入僵局。然而,氣候變暖的不利影響又迫使國際社會不得不採取行動,這些行動實質關係到各國當前和未來的經濟競爭力以及發展空間。南非德班會議是否會在一定程度上改變目前談判局面、推進談判向前進展,尚需拭目以待。但可以肯定的是,由於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發展階段和溫室氣體排放量不同,各​​國在如何採取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上也必然存在差異,各方在談判中都不會輕易妥協讓步。因此,我們相信,南非德班氣候大會即將上​​演的一定又會是一場激烈的艱難角逐。

  2010年底通過的《坎昆協議》基本匯集了各方自議定書二期減排談判和公約長期合作行動談判以來的主要共識,而未達成共識的內容也屬於多年以來的談判難點,這些難點很難在2011年談判中加以解決。

  2011年以來,各方已分別在泰國、德國和巴拿馬進行了3次談判,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仍然在誰先減排、減多少、如何減,如何提供資金和氣候友好型技術支持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變化等事關各國當前和未來經濟競爭力以及發展空間的核心問題上,難以達成共識。因此在南非德班有限的會議時間內,也很難期望這些方面取得突破性進展。

  但議定書一期減排將在2012年底到期,2012年後發達國家能不能繼續按議定書減排模式承擔減排義務,則是德班會議的關鍵。同時,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如何共同合作應對氣候變化,其中,包括發展中國家如何根據國情開展適當的減緩行動;發展中國家的減緩行動如何能夠做到公開、透明;發達國家如何為發展中國家開展減緩和適應氣候變化等行動提供資金和氣候友好型技術支持等,也將是南非德班會議備受關注的熱點。(原始來源:中國綠色時報金普春王春峰張忠田王國勝)


資料來源:http://news.hexun.com/2011-11-23/135565862.html

河川底泥管理 年底公布品質指標

張貼者:2011年12月5日 下午7:26吳明洋   [ 已更新 2011年12月5日 下午7:27 ]

〔記者劉力仁、何玉華/綜合報導〕台灣河川底泥常見重金屬、毒化物、農藥等污染,環保署預計今年底比照美國建立「底泥品質指標」,昨天選定大漢溪首先進行底泥污染來源傳輸模式推估研究河川,希望藉此瞭解台灣河川特性,建立本土版的「底泥品質指標」

11條污染河川 選大漢溪研究

昨天環保署邀集專家學者討論此案,環保署土污基管會執行秘書蔡鴻德表示,專家學者認為這項調查選擇的河川特性應該包括︰河川水質與底泥需已有污染存在、底泥量及厚度要充足、分布河段長度要適當、河川目前並未進行大型整治工程。在全台十一條污染河川中,最後選定大漢溪進行研究。

由於南部二仁溪、中部大肚溪都有過類似研究,這一次選擇北部大漢溪,預計二年時間完成研究。蔡鴻德表示,環保署預計今年底公布施行「底泥品質指標」,未來本土河川底泥研究如果有發現,再進行調整。

大漢溪水質或底泥重金屬嚴重程度,被指是各河川中較嚴重的,新北市環保局表示,國內底泥的品質標準正在制訂中,且沒有獲得相關數據,無法明確瞭解污染情形,但淡水河污染濃度指數降至二.九,屬於輕度污染,是卅年來水質最佳。


資料來源: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dec/6/today-life6.htm

石化、晶圓及半導體放流水單獨列管

張貼者:2011年12月3日 上午8:18吳明洋

環保署今天(12月1日)發布石油化學業石油化學專業區汙水下水道系統晶圓製造及半導體製造業等放流水標準。去年12月環保署也將「光電材料及元件製造業」放流水分離出來單獨管制。這些產業的放流水某些特殊物質對環境影響大,但過去都跟「其他工業」適用同一標準,如今能分離出來單獨列管值得肯定,只不過管制方式與理想還有差距,仍待努力。

今天公布的這個版本內容與九月五日公聽會提出的草案幾乎相同,比較關鍵的是,過去氨氮只有水源區才管,但近年來台灣河川水質中氨氮來源已經從過去以畜牧廢水為大宗,漸漸地工業廢水比例也愈來愈高,因此將氨氮納管。環保署預估,標準施行後每年可削減4,000公噸氨氮排入河川水體。

石油化學業

主要增訂含氯或含苯等6項揮發性有機物(VOCs)、以及鄰苯二甲酸乙己酯(DEHP)等6項塑化劑列入管制。並訂定氨氮管制限值。

氨氮管制方式:
排放於保護區內者10 mg/L
排放於保護區外的新設事業20 mg/L

既設事業如屬非高含氮製程:
管制限值20 mg/L,自101年7月1日起施行

高含氮製程採兩階段管制:
第一階段限值為150 mg/L,自103年12月31日施行
第二階段限值為60 mg/L,自105年7月1日施行

環保團體質疑石油化學業未管制總毒性有機汙染物(TTO),環保署表示,總毒性有機物是當對物質毒性不清楚時採用的總合廢水管制方式,但石油化學業其中6種揮發性有機物、6種塑化劑,生物毒性已經很明確,單獨管制比較合理。

不過即使其他業別有管制TTO,但這項管制是參考美國電子晶體與半導體元件製造業約30種物質來訂定,並未針對國內產業特性去找出真正關切的物質。而且把管制值定在1.37mg/L(毫克/公升),大概沒有業者達不到的。

晶圓製造及半導體製造業

主要增訂氟鹽、氨氮及總毒性有機物等管制項目。

氨氮之管制方式:
排放於保護區內者10 mg/L
排放於保護區外之新設事業20 mg/L

既設事業採兩階段管制:
第一階段限值75 mg/L,自101年7月1日施行
第二階段限值30 mg/L,自104年7月1日施行

氨氮管制還有漏網之魚

這兩個業別都未納管生物急毒性。而雖然都納管氨氮,但還有重大的漏網之魚,問題出在去年訂定的「光電材料及元件製造業」放流水標準適用於科學園區,因此晶圓製造及半導體放流水標準管制就未納入科學園區,然而多數半導體業就在新竹科學園區內,這點有待環保署日後持續檢討。

德班氣候會議:加拿大 恐撤簽《京都議定書》

張貼者:2011年12月3日 上午8:15吳明洋   [ 已更新 2011年12月3日 上午8:15 ]

據加拿大媒體報導加拿大保守黨政府打算於年底前撤簽《京都議定書》。

目前加國政府未否認該消息,而一旦加拿大決定撤簽,各國將更難對《京都議定書》第二承諾期達成共識,

恐導致各國即使未達議定書減碳目標,也不會有罰責,使這份協議形同廢紙。

而支持氣候議定書應有第二承諾期的中國大陸,其氣候會議代表團副團長蘇偉就認為,加拿大撤簽氣候議定書的舉動,將嚴重破壞氣候談判的進行。

全球第二 公共場所室內空氣不合格 要開罰

張貼者:2011年11月8日 下午5:34吳明洋

中時電子報作者: 鄭閔聲、楊毅、曾薏蘋、侯俐安╱台北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1年11月9日 上午9:22

中國時報【鄭閔聲、楊毅、曾薏蘋、侯俐安台北報導】

立法院昨天三讀通過《室內空氣品質管理法》,未來學校、圖書館、電影院及餐廳等室內公共場所,需定期接受空氣品質檢驗,檢驗不合格、且未在期限內改善的場所,所有人或管理人可處五萬元以上、二十五萬元以下罰鍰,情節重大者甚至可被禁止使用該場地或勒令停業。這次立法也讓台灣成為繼韓國之後,全球第二個立法管理室內空氣品質的國家。

現行有關空氣品質法令僅規範室外空氣汙染,但環保署認為,國人有高達百分之九十的時間處在室內環境,室內空氣品質好壞,將直接影響工作效率及人體健康,環保署因而發動立法,希望藉此有效改善室內空氣品質,並保障國人身體健康。

本法所指「室內」包含公眾使用建築物的密閉或半密閉空間,以及大眾運輸工具的搭乘空間。因此各級學校、醫療機構、政府機關、電影院、KTV、旅館,以及捷運、台鐵、高鐵車廂空間,都被視為空氣品質的「公告場所」。

所有公告場所都有義務訂定「空氣品質維護管理計畫」,並設專人負責執行;場所所有人或管理人需委託合格的檢驗機構,定期實施室內空氣品質檢驗測定,並作成紀錄,於場所最醒目處公布結果。若紀錄不實,主管機關可依法處以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鍰。

公告場所若經主管機關稽查,發現室內空氣品質不符標準者,第一次限期改善;屆期未改善者,主管機關可對所有人、管理人或使用人,處以五萬元以上、二十五萬元以下罰鍰,並得按次連續處罰。情節重大者,可限制或禁止其使用公告場所,必要時,甚至並得勒令停止營業。被要求限期改善之場所,在未改善前,都須在出入口張貼「空氣品質不合格」公告。

但法條中也規定,若因發生火災、瓦斯外洩、實驗室打翻藥水等意外事故,導致空氣品質不符規定,得不受上述規定限制。

新法在公布後一年施行,環保署空保處處長謝燕儒表示,這段期間環保署將逐步公告法令適用的場所及對象,目前規劃第一波將鎖定高中、大專院校及醫療機構等場所;至於其他場所如:政府機關、百貨商場、電影院等,則會在三年內全部完成公告。

http://tw.news.yahoo.com/%E5%85%A8%E7%90%83%E7%AC%AC%E4%BA%8C-%E5%85%AC%E5%85%B1%E5%A0%B4%E6%89%80%E5%AE%A4%E5%85%A7%E7%A9%BA%E6%B0%A3%E4%B8%8D%E5%90%88%E6%A0%BC-%E8%A6%81%E9%96%8B%E7%BD%B0-213000609.html


空氣比美髒5倍 細懸浮微粒超標罰百萬

張貼者:2011年11月3日 下午6:14吳明洋

TVBS – 2011年11月3日 下午12:25

到冬天東北季風吹來國外髒污影響,台灣空氣會比往年來的差,但空氣中更危險的,其實是污染產生的「細懸浮微粒」!要是以美國標準來看,台灣空污嚴重超標「5倍」;為了改善空氣品質,環保署預計從明年開始,針對發電廠、柴油車等產業嚴加列管,要是每日排放的細懸浮微粒超過35微克,最重可處100萬元。

空氣有多髒,腳踏車騎士最知道。腳踏車騎士施小姐:「路上這麼多車,當然很(空氣)糟啊,用衛生紙一擦,就是黑黑的。」

民眾陳小姐:「如果沒有戴口罩回到家,回家用衛生紙擦臉,就是髒的。」

更恐怖的是細懸浮微粒,只要空氣中有17微克/每立方米,就會導致氣喘、心臟病,而台灣瞬間平均值「破72」微克/每立方米,等同超標5倍,明年6月起,環保署將嚴格列管。環保署空氣品質保護處長謝燕儒:「(將列管)電力業,尤其是燃煤電廠排放,還有鋼鐵業,柴油車的排放,也會造成細懸浮微粒。」

環保署「研擬」列管標準,每日不得高於「35」微克/每立方米,但依據以往測到的細懸浮微粒,高屏「133.9」微克,最嚴重,中部有95.5微克、北部也有72微克。

雖然現在空氣最髒的高屏地區,也已經降到52微克,北部約14微克,但環保署還是祭出重罰。謝燕儒:「空污法對污染源的話,最高罰100萬,還要看改善時程。」

環保署認為,空氣還沒糟到要戴N95口罩出門,但希望在細懸浮微粒列管後,觀測站灰濛濛的天空,能變成藍天白雲好空氣。

資料來源:

http://tw.news.yahoo.com/%E7%A9%BA%E6%B0%A3%E6%AF%94%E7%BE%8E%E9%AB%925%E5%80%8D-%E7%B4%B0%E6%87%B8%E6%B5%AE%E5%BE%AE%E7%B2%92%E8%B6%85%E6%A8%99%E7%BD%B0%E7%99%BE%E8%90%AC-042545473.html

因應全球暖化及氣候變遷都市環境的調適

張貼者:2011年10月13日 上午9:01Fermín Chao   [ 吳明洋 已於 2011年10月13日 下午6:13 更新 ]

 溫室效應,原本應該是不可避免、也是地球物種生存必要的自然現象。沒有大氣層的溫室氣體把一部份太陽照射的熱能留住,地球將寒冷無比。

然而,當人類產生溫室氣體-例如汽機車的石化燃料、發電廠產生的二氧化碳(CO2)、工業污染廢氣等一進入大氣層,或是因砍伐森林、農地流失,使得越來越少植物能夠進行光合作用,將大氣層的CO2濃度大幅增加,越來越多的熱能將無法反射回太空,此時,溫室效應將讓地球變成悶燒鍋,越燒越嚴重。

過去五十年來,全球溫度正以有史以來最快的速度持續上升。全球暖化會帶來什麼威脅?「至少」我們會看到:威力強大的颶風、颱風越來越多(過去數十年來,全球四和五級颶風的數量幾乎加倍)、水旱災或森林火災不斷、冰河融化(1978年至今,北極冰圈以每十年約9%的速度縮小)、海平面上升,低窪海島國家逐步滅亡、氣候模式鉅變、傳染病散播、越來越多動植物面臨滅絕危機。台灣,也不例外。

  而全球暖化帶來的氣候變遷在台灣將對水資源與洪旱災、糧食安全與漁業收穫、森林與生態系統、傳染病與國民健康、社會與經濟等面向上產生大衝擊


節錄自 台灣醫學會演講題目  因應全球暖化及氣候變遷都市環境的調適 / 義守大學 吳明洋

資料來源:http://fma.mc.ntu.edu.tw/2010spring/bio-1.html  

1-8 of 8